电话

+123-456-7890

电邮

mail@domain.com

营业时间

Mon - Fri: 7AM - 7PM

这是一句“杀伤力”极大的话,无论跟谁说,都能瞬间让对方觉得,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懂他的人。

BBC曾做过一项调查,结果显示,在16-24岁年龄段的人称自己经常感到孤独的比例最高。/BBC

你可以在各式各样的社交软件上找到聊天对象,无论是陌生人、熟人还是外国人。

带上手机,你就可以随时随地沉浸在喜爱的小圈子里,躲避各种无聊、尴尬、不合群的时刻。

你可以把精力分配到任何你想关注的地方,在线上的世界里,似乎总有人在倾听着你。

就在我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摆脱孤独的时候,才发现,原来这个线上世界也会逐渐冷清,常常冷不丁地出现让人倍感孤独的时刻。

曾经有人列出一个“十级孤独”排行榜,一个人去逛超市、一个人去吃饭、一个人去咖啡厅、一个人去做手术……

然而,以上都只是“肉体式”的孤独,而线上世界的孤独,则更像是一种“灵魂式”的孤独。

马克扎克伯格在刚创立脸书的时候,随便点点鼠标,就拥有了500万名“好友”。然而,在现实生活中,他却十分孤独,朋友离他而去,还与曾经一同创业的好友对簿公堂。

曾任美国堪萨斯大学传播学教授的南希拜厄姆,在《交往在云端》一书中写道:当发展到12个月左右,线上关系跟线下关系的质量并没有显著差别。

互联网给了我们可以连接一切的错觉,然而交际圈越大,重合点越少,孤独感就越强。

在线上世界里,我们又变回了当初那个在现实生活中不善言谈的“社交恐惧患者”。

曾经一起打游戏、一起通宵过的网友,毫无预兆地退游了,信息不回,连游戏账号都注销了;

每天下饭必追的视频博主,突然断更了,底下一堆询问缘由的留言,终究没有等来回复;

心血来潮给好久没联系的旧友发信息,却只等来了“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,你还不是他(她)好友”。

身边的人来来去去、走走停停,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早已习惯。但在社交媒体时代,我们可以更“轻松”地终结一段关系,比如点击删除好友、停止更新,或者只是断网就足够了。

没有征兆、没有解释,突然就被切断了所有联系,失散在茫茫人海,这种“幽灵社交”让人空余内心的失落,却无力挽回。

“幽灵社交”起源于日渐发展的社交网络,2015年,这个词被收录进《柯林斯英语词典》。

亲戚、朋友、同事、代购、校友、快递小哥、合租室友……他们大都静静地“躺在”你的通讯录里,你甚至没有和他们聊过一句话。

为了管理这群亲疏远近不同,来自天南地北的“好友”,你还得绞尽脑汁地分组、思考朋友圈该对谁可见、定期清理不熟悉的陌生人……

的确,在社交媒体上“交朋友”容易多了,微信扫一扫、微博加关注、QQ进个群、知乎留个言、听歌写点评……

然而,他们真的成为你的朋友了吗?困惑烦恼的时候、深夜睡不着的时候,你会点开与他们的对线年代,英国牛津大学人类学家罗宾邓巴提出“150定律”:人类智力将允许人类拥有稳定社交网络的人数是148人,四舍五入大约是150人。

其中,包括5个核心人物的内部圈子,10到15个家人和朋友组成的亲密圈子,35个联系密切的人,100多个维持着某种有意义联系的同事、同学等,剩下的都只是泛泛之交。

拥有上千位“好友”的我,看起来交游天下,却没有几个能交心,这远比我本就没几个朋友更让人孤独。

当整个朋友圈都在为《青春有你2》的漂亮妹妹应援,而你却只能偷偷上微博查“婧妹”是什么意思;

明明正在和全球3500万人一起观看五月天的线上演唱会,你却只能独自在黑暗的房间挥舞荧光棒;

你点开刷屏的《后浪》,只坚持了30秒,留下一脸问号:为什么大家爱看一个大叔的诗朗诵硬广?

互联网打破了信息壁垒,让我们可以尽情沉浸在自己喜爱的圈子里。然而,圈子间筑起的高墙,却越发难以逾越。

正如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桑斯坦教授在《信息乌托邦》一书中所写的:“作为个体,人类很难战胜自己的信息茧房,而作为群体,群体极化现象无处不在,互联网不过是改变了人类聚集的形式而已。”

“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,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;对面是弄孩子。楼上有两人狂笑;还有打牌声。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。”

在逼仄的弄堂里,“不合群”的鲁迅先生只能伏在桌前、皱着眉头写下:“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”

看完了微信订阅号所有感兴趣的内容,刷完了所有资讯APP的最新消息,正在追的美剧英剧综艺全都看完了最新一集,就连微博都刷新到“暂无更新内容”,而你依然还没有半点睡意,只能对着天花板干瞪眼。

海量的内容不断提高我们的审美门槛、期待值,大浪淘沙过后,能“入眼”的优质内容少之又少。

眼看着那些远离真实、挑动情绪的碎片化内容被广泛传播,而优质内容却鲜少有人静心钻研,便越发感到凄凉。

拜厄姆在《交往在云端》的最后一段中写到:“我们开发和使用技术,为的是培养有意义的人际联系。”

在“动森”里,我们可以买房还贷、设计改造自己的家,却难以在现实生活中拥有自己的一套房。/b站截图

麻省理工学院著名社会心理学家Sherry Turkle,在TED演讲《社交时代的孤独》中,点出了孤独的真相:

“当我们缺乏独处能力的时候,我们联系别人仅仅是为了减少焦虑感,或者为了感觉到自己还活着。这时候,我们并不真正地欣赏别人,而只是把他们当作支撑我们脆弱的自我感的备用零件。”

推荐文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